摘要:

諸如單抗等領域因技術風險低、臨牀需求大等因素,持續獲得醫藥私募投資的重點關注。但是,在私募投資邏輯已走出“盲目跟風”,轉向專注真正具有創新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新藥實體




醫藥政策概覽


2017年,醫藥行業政策秉承三醫聯動的頂層設計,三醫政策一脈相承。醫藥領域各環節政策逐步落地,監管體系不斷完善。鼓勵創新、提質提速、國際接軌、降價控費等是醫藥行業供給側結構優化和支付端改革的鮮明特點。在此背景下,我們總結了2018年政策面主要看點和展望:

1. 2018年年底是完成第一批一致性評價的時間截點,將有一批過度、落後的產能遭到淘汰。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物品種將獲得較大價值提升,將影響到國內仿製藥收購的格局。不僅如此,BE試驗CRO仍存供不應求的現象,建議重點關注BE試驗經驗豐富的小型CRO公司;

2. 兩票制政策要求2018年全國鋪開,這必然將對渠道收購產生深遠影響,全國流通企業的競爭格局或將進一步提高集中度。此外,兩票制將如何從藥品延伸至醫療器械也將成為未來的政策看點;

3. 常年來,中國原研藥的創新研發總體上落後歐美國家。未來若干年,政策將重點在鼓勵創新、提升審評 審批效率等方面加強落實。這將深刻改變國內私募投資者對國內創新藥投資的態度;

4. 隨着細胞治療臨牀大門的打開,應持續關注細胞治療監管細則的落實。可以預見,未來還將有許多革命性的治療技術進入中國,政策監管如何跟上技術進步,將持續成為看點。


私募融資概覽


2017年醫藥行業私募融資領域的投資交易數量為53個,總金額逾290億元,相比2016年均顯著上升。單筆平均交易額方面,近三年呈持續上升態勢。在細分領域方面,由於科研進展、治療技術進步、成藥風險以及國內臨牀需求等綜合因素,腫瘤、糖尿病、抗感染的交易數量合計佔總交易數量的71.%,三大細分領域的佔比均較2016年有較大幅度上升。通過對去年交易案例的分析,我們從產品、政策、市場三方面,總結了三大主要投資邏輯,並且預計未來將成為私募融資的主要投資出發點:

投資邏輯一:

諸如單抗等領域因技術風險低、臨牀需求大等因素,持續獲得醫藥私募投資的重點關注。但是,在私募投資邏輯已走出盲目跟風,轉向專注真正具有創新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新藥實體;

投資邏輯二:

從中國開始受理CART療法申報看出,國家政策長期上將排除諸如魏則西事件等影響,與國際先進治療技術接軌。2018年可重點關注諸如小核酸藥物、TCR-T等新型藥物;

投資邏輯三:

國內藥物實體的原研創新仍與歐美存有一定差距,而商業模式創新門檻較低,因此製劑創新也不失為一條新的創新策略。因政策鼓勵、開發風險低、技術壁壘高、市場參與者少以及複雜製劑本身所具有的臨牀優勢等因素,2017年複雜製劑成為諸多投資者新的創新標的。建議2018年重點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