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18年,化學仿製藥一致性評價、4+7帶量採購和創新藥優先審評、醫保談判目錄等政策的推進和實施,顯示國家對於醫藥產業由“仿製型”向“創新型”轉變的決心。接受藥品境外臨牀試驗數據、進口抗癌藥零關税、進口罕見病藥物低關税等政策的頒佈,則將國內企業推向全球創新藥競爭的舞台。儘管我國一部分藥企在生物科學和技術及創新藥物研發領域已有了一定積累,但大多數還是侷限於biosimilar和me-too類創新藥,熱門靶點如VEGF/VEGFR、EGFR、Her2、CD20、PD-1等扎堆嚴重。伴隨國家醫保控費的決心,低端創新藥未來5年仍有陷入價格戰的風險,唯有針對臨牀未滿足需求的真正的創新藥(first -in-class/best-in-class)才能給企業和資本方帶來豐厚的回報。